全国重点新闻网站

网络“同城约会” 孤独男女放纵欲望的虚幻都市

发布日期:2021-06-11 04:07   来源:未知   

  千龙网讯 “我打算35岁就退休,找一个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去环游世界,浪漫一生一世。嫁一位物质、精神、生理都相对满意的男人……希望认识28—32岁,身高170—180cm的优秀单身先生,若您足够浪漫、上进、乐观、激情、真诚。若您不是,请勿打扰!”这是一个叫“eventyrss(童话)”的网友自我表白。资料显示,这是一位28岁的白领丽人,做医疗工作,月收入有时达8000元。

  不知道我是否属于她所心仪的类型,但我还是勇敢地将自己的资料发到了她的邮箱。5月25日晚11时,事隔我发出请求10个小时之后,我的QQ显示,“童话”答应在线谈谈。转自搜狐

  尽管老网络一族说同城约会勿需像QQ聊天一样长时间“勾兑”,但语言要有足够的机智和幽默。在那40分钟里我的确有点吃力,“童话”的语言却是智趣而不无思想,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在“迷恋玄说是否是一种科学的态度”这个问题上纠缠了好半天。最后,我说:“能邀请你明天晚上一起喝茶吗?”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她很快回答:“明天?干嘛不现在?”接着又是一句,“现在我很闷……”转自搜狐

  约会的时候都习惯性要打扮自己。我发现尽管是采访,我也不能免俗。换衣服是来不及了,但还是面对镜子仔细地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鼓起上战场般的勇气跨进了出租车,向10公里外的小巷奔去。转自搜狐

  她告诉我,小区大门已关了;给门卫一块钱,然后直接到某单元。大院里一片漆黑,只有5楼的一个窗口还寂寞地亮着灯。根据她在电话里的描述,那就是她的温馨的家。26日零时15分,我终于站在了她的家门口。深呼吸,抑制住心跳,有节奏地敲门。大约两分钟后,“我就是童话。”一漂亮的女子穿着美丽的拖鞋开了门。转自搜狐

  一个几乎空无一物的客厅,卧室也没有太多的陈设,一张沙发,一台装有视频和摄像头的电脑。她用这样的电脑上网聊天,天南海北的网友只要有相同的装备,就可以看见她的尊容和她小资味十足的房间。转自搜狐

  进门,简单而紧张的相互问候,突然降临的约会让双方都有些拘谨或尴尬,看得出她也有些不安,而我当然紧张得多。转自搜狐

  谈话始终有点故作深沉。这个被孤独困扰的女孩反过来开导我。她说,都市里人海茫茫,但孤独却无处不在。每天数百万人在QQ上乐此不疲,已经说明了现代人压抑的心态。她建议我应常常丢下工作给自己放假,去享受伟大的大自然或高尚的艺术品。她还将自己排遣孤独的方法说给我听。她说得头头是道。转自搜狐

  聊天在继续,但我发现“童话”除了在网络上留下的资料外,其他依然是一个谜。她拒绝介绍名字、单位,只要是牵涉个人的问题,她都能巧妙拒绝或回避。她用了一句时髦的话:“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转自搜狐

  她说,婚姻介绍所不规范,她不去那里“荐销”自己;她也不希望在网上找到爱情的归宿,“网络是虚幻的,谁也不知道在美丽的文字与照片下究竟掩盖了什么”。但现代人工作压力大,社交圈子的狭小,特别是城市移民极其渴望交往。她说,寂寞和孤独是她参与约会的唯一动因。当爱还没有真来临的时候,陌生异性陪伴的新奇也许是打发寂寞的有效办法之一。转自搜狐

  凌晨2点,当我低头看表的时候,敏感的童话“默契”提出,天晚了,明天还要上班……转自搜狐

  昨天网络约会高手们听到我的约会故事之后,认为是一次彻头彻尾失败的约会。人家半夜都把你请到家里了,你不谈风花雪月,反而大谈艺术和社会现象……转自搜狐

  如果说童话代表了寂寞的都市白领丽人,那么24岁的“精灵”则代表了一群游戏网络的约会高手。从去年年初到现在,歌舞演员出身的她自己都不知道约会了多少男子。从她的约会记录看,至少有上百人与她有过“同城约会”。转自搜狐

  5月26日,当我接到她的主动邀请的时候,我还有一点吃惊。她说下班后开着车见网友、喝酒是她生活的主要内容之一。转自搜狐

  按照她的说法,只要发一个讯息,男网友们就会勇敢地跳出来,甚至不辞辛苦从遥远的地方飞来。精灵没有在网页上留下自己的照片。但一见面后,这个漂亮的前舞蹈演员就让很多人因此陷入了单相思的境地。其中,一折她自己导演的戏剧则几乎让自己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转自搜狐

  2002年10月中旬,精灵在“同城约会”里认识了网友舒某,双方很快进入了实质性的约会并颇为投缘。随后两人多次到酒吧里喝酒。精灵酒量过人,除了喝酒,精灵并没有介绍更多的情况。几天后,她又根据同城约会的资料约会了唐某,依然是感觉不错。几天后,唐某很意外地告诉她,自己的一个朋友舒某认识她。她才尴尬地知道,舒某和唐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并为此而产生了隔阂。转自搜狐

  征得精灵的同意后,我们查看了她约会的网络资料,找到了有关这一段约会的记录以及精”为了彻底了断这段“错误”的爱而发给舒某的留言:转自搜狐

  同时认识你和××,当然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你们两(俩)的关系我略知一二,所以请你转告××,我不想伤害他,从不愿意,包括我的仇人;只因我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男人,曾经纯真的感情被当成男人灵与肉的满足,所以我只相信自己。转自搜狐

  其实世界很奇怪,昨天认识你,今天认识他,该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你们也许会觉得我不正经,也许会认为我很坏,怎么认为由你们吧,在这里,如果因为我,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我表示歉意……转自搜狐

  精灵有一句口头禅,人生只有三天,昨天已经过去了,今天也过了一半,明天,我还不知道。约会成了她放纵的最佳方式。而在三百万热衷约会的人中,有多少人抱着像她这样的心态还没统计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在不断约会别人的同时,自己的丈夫也遭遇了同城约会的女网友的约会。转自搜狐

  在“同城约会”中有多少精灵这样的人,也许从来也无人进行过统计。而这样的快乐究竟会带来什么只有约会者本人才知道了。转自搜狐

  5月26日,华西都市报AF3女记者发布的信息引起了网友如潮般的回应。短短5天时间,该女性约会网被访问5000余次,回应约会的信息有30余条。最让人惊讶的是,一个36岁的新疆网友也要跨越数千里的距离前来赴约。该网友还表示,距离阻隔不了两心相向,并性急地表示,马上就去买机票。但是我们在随后进行的摸底调查中就发现,该男子早有妻室,连孩子都12岁了。当我们最后向他说明是在做调查,并询问他约会的动机时,这位情意绵绵的老网友立即保持了坚决的沉默。但网络显示,该网友一直在线。转自搜狐

  5月27日晚,一位28岁的男网友应邀前来二号桥头某酒吧赴会。本报AF3记者着实领教了一场“一见钟情”的好戏。刚坐定,该男子就不断劝女记者的酒。坐了不到十分钟,该男士就不断地表达自己的爱情。他称:他很少一见钟情,也不相信一见钟情;但见了眼前的“绝世美女”后,这个观念就彻底改变了。他还反复询问我们的女记者在哪里居住。当听说独居时,他说:“住所可以参观吧。”女记者自然以“下次有的是机会”委婉拒绝。转自搜狐

  这个在某银行工作的男子一再表示自己有房有车但没女朋友,他还游说女记者下周和他游九寨沟,因为那里的山水实在太美。转自搜狐

  晚10时许,华西都市报AF3记者公开了身分,这男子显然十分吃惊。当记者掏出摄像机的时候,该男子勃然变色,掩面仓皇而去。此后该男子的电话就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转自搜狐

  随后,华西都市报AF3记者公开记者身分后邀请“同城约会”的网友,当听说要面对摄像机探讨“同城约会”时,年龄在25岁以下的几乎都可以坦然接受。而年龄在25岁以上、曾经疯狂响应约会的男士却无一接招。转自搜狐

  在热衷约会的人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5月25日,我们与一个叫“蚂蚁”的女网友约会。原来蚂蚁家在彭州农村,父母有病,家里一贫如洗。她12岁就出来闯天下。漂亮的她与另三人合伙租住一套民房内,她们整日无所事事,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上网发布约会信息,然后将自己的情况向网友们求助。而另据知情人介绍,去年5月20日,就有好心人将蚂蚁带到了彭州市政府,并直接找到了当时的副市长叶浪,将她家的困难作了汇报,但蚂蚁却不愿意这种帮助,而是继续找网友“解决问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不断发现蚂蚁和网友约会,有的网友已经是近50岁的男子,这些男人无一例外地陪着蚂蚁逛街,送她礼物。至于礼物的背后还有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转自搜狐

  在实际采访中,我们在该网站发布约会信息20条,4天时间成功“约会”5次。还有更多的孤独一族还在我们的约会列表之中。其中以女性身分登记的约会回应记录则让人应接不暇。而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不论他们有什么样的心态,这300多万会员组成的巨大“孤独群体”却是客观存在的。转自搜狐

  对于不断的约会甚至是发生网络“一夜情”,我们在网友中进行了调查。大多数网友认为,简单地赞成或批判似乎都不妥当。但他们认为,婚前一夜情在法律上没有问题,但婚后一夜情应该有可以指责的地方。转自搜狐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李东山教授认为,网络只是一种全新的传播工具,其面临的争议与上个世纪70年代电视在我国的普及引起的争论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网络交友、约会只是社会问题在网络载体上的一种反应。简单地用道德范畴对这种网络生活进行指责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网络本无罪,而网络约会的准确定义还需要特定领域的人对此进行研究和评价。转自搜狐

  都市快速生产高楼快车,也快速生产着白领的压力、寂寞与孤独。于是,无数孤独或好奇的人用双手在快捷的网络中寻觅“知音”,有巨大的需求,肯定有敏感的商人为此提供服务,交友网站在无数时尚的人内心深处的渴求中诞生了。转自搜狐

  窗户打开了,苍蝇总会伴随清新空气来到屋内。网络快捷、高效和新奇、时髦的方式让广种“保”收式的约会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屡试不爽,而“同城约会”更是传统与现代完美融合后的最新时尚,但这时尚却打扰着传统道德、并向法律的空隙宣战。转自搜狐

  打开网络没错。毕竟,网络仅仅是一种技术手段,虚拟空间无法给数以百万计的“约会一族”都贴上“验明正身”的标签,网络更无能为力去了解网络背后的故事或交易。转自搜狐

  据介绍,中国有一亿网民,300万网友在“同城约会”,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专业人士对网民的“网络状态”进行过系统调查,更谈不上研究。换句话说,虚拟空间里那群庞大的约会族的秘密远没有被社会所关注,也就是道德、舆论还没有好好地引导它;更没有规则、法律去约束它,没有约束与监督这么庞大的群体参加肯定会产生些问题。转自搜狐

  我们不可能抛弃网络,但我们必须呼吁:约束网络游戏的规则应尽快诞生。只有这样网络才能更好为我所用。(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转自搜狐